chocoIvy

新衣服(小短篇 完结 甜 现背)





      中本悠太不知道是第几次看到董思成拆完快递就把新衣服套上,然后在镜子前面抓抓头发,姿态比拍正照时还来的用力。啊,故作成熟的样子也可爱。已经十二点了,但董思成还在拆最后一个快递,中本悠太趴在床上手撑在下巴下面,看着董思成暗红色的头发,有那么一小撮不听话,翘起了一点弧度。中本悠太想伸手去把它压下来,却没想到董思成刚好抬头,手滑过脸颊,一室寂静。但这次却是董思成先有了动作,把手里刚拆出来的褐色围巾的一端塞进中本悠太垂在床边的手里,“帮我”,理所当然的,也不叫哥了。中本悠太气不过,但还是撑起身子坐在了床边,董思成为了保持高度统一,也坐在了床上。中本悠太把手里柔软的羊毛围巾绕过了董思成挺直的脖颈。董思成甚至觉得他动脉里血液流动的速度都加快了些,不然脸怎么会变烫。董思成正视着中本悠太的时候他靠的很近,眼睛里有自己,但不用仔细看也知道,那眼睛里是有温度的,把自己紧紧地圈在里面。中本悠太还穿着他最喜欢的无袖背心,虽然开着暖气,但董思成还是觉得他会冷,所以迅速地手里攥着的围巾的另外一端绕过中本悠太的肩膀。因为长度的突然使用殆尽,他俩被圈在了一卷柔软里。“winko,新衣服是买来穿给我看的吧。”中本悠太把手伸到董思成身子两边,往前倾了一点这样问他。“我没有。”董思成和一样习惯性的反驳着,但语气是一如既往的不够肯定。在董思成还等着中本悠太说什么的时候,中本悠太却突然把围巾解开了,缩进被子里,说了一句我要睡了就把自己床头灯关掉了。董思成看着明显不满意答案的被子里的哥哥,抿了抿嘴唇,把手里的围巾抓紧了些,但最终还是把围巾挂在衣架上,收拾完快递袋子又去洗澡了。中本悠太缩在被子里,想着刚刚肩膀上的缠绕,眼睛弯了起来。想着明天录西珍尼就说和这个有关的好了。




      在大家坐成一排的时候,董思成还看着中本悠太的脸色,好像,一切正常?虽然这样很好,但心里总有些不甘,这事就这样算了?在英浩哥读着明显是中本悠太写的tmi的时候,董思成就知道这事果然没过去,但脸上确是莫名的欣喜起来。在中本悠太说出很嫉妒的时候董思成更是把话筒都攥紧了一点,脸颊耳朵红成了一片。看着道英笑得打着mark的肩膀,董思成却又觉得不能任由中本悠太发挥了。把官方的说法表达完,他觉得自己背后应该湿了一片,在中本悠太又问了买了好看包包要和谁出去的时候,他差点就说了实话。




      在中本悠太拿着那条新买的羊毛围巾在空荡的练习室找到董思成的时候,董思成脸上的温度才刚下去一点。中本悠太本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董思成抱着腿坐在木凳子上的时候还是觉得算了,叹了一口气。声音不大,却全钻进了董思成的耳朵里。在中本悠太蹲下来抬头看着董思成想把围巾帮他围上的时候,董思成突然冒了一句,“不是买来给你看的,是买来和你一起穿的”。在中本悠太把这句话起码咀嚼了第三遍,想跳起来在练习室里跑几圈的时候,董思成又冒出来一句,“你的背包老是背同一个,所以我买了你也有新包背了”。中本悠太觉得跑步也不能解决问题了,他绕到凳子后面把蜷缩着的董思成整个抱起放到了地板上,然后就直接坐在了董思成背后,把他整个圈在了怀里,密密地亲着他精灵一样的耳朵。董思成这时候觉得他动脉里的血液大概在拼着命的跑,目标大概就是让中本悠太感觉到他也是愿意的。中本悠太亲够了,也把脸埋在了董思成的颈窝里。




      新衣服可以一买再买,只要你愿意穿着它们来拥抱我。